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生猪价格低迷,当下是否是入市的最佳时期?

问题:生猪价格低迷,当下是否是入市的最佳时期?

自春节过后,猪价行情由于受到消费者消费疲软期以及存栏量稳定,市场供大于求的双重影响,生猪行情是持续低迷,又人曾发问,三月底是生猪的最低谷吗?业内养殖人士预估不会是最低点,那也就预示着未来一段时间,生猪的行情会继续低迷。

这个时候,有人又问了,当下是否是养猪入市的最佳时期呢?是不是最佳时期需要预知5个月以后的生猪行情,怎么个预知法?

在生猪存栏稳定的情况下,二月份、三月份已经有许多散户进入了市场,这之后加大未来4个月的生猪出栏量。

同时,如果存栏量持续下滑,而养猪人补栏量不增加的话,未来市场的供需变化才会发生变化,不然依然是供大于求。

加之,最近玉米价格上涨,进一步增加了生猪养殖成本,此时入市也是高成本进入,未来市场行情不容乐观,而猪周期则长达3-5年,想要不赔钱,切莫现在进入,即使不赔钱,也不是赚大钱的行情。

因此,根据养猪人士分析,现在进入养猪行业,并非明智之举,市场行情有待进一步确认,还是继续观望吧!最起码不用担心赔钱!

我是【洞察三农万象】头条号作者、三农问答达人,我将以专业的精神专注的态度专讲三农政策,为大家解疑答惑,欢迎大家的关注!

一分为二的看。

如果是抄底专业育肥,那么明显的时机不到。因为盈转亏不过才几周时间,震荡下行趋势。虽有小幅波动但一年内难有较大攀升。

如果是自繁自养的家庭农场,则进入蓄势待发的准备期。母猪群的调整与批次化生产的转换,需要半年一年的调整期,18年就正是时候。

如果是外行人要进入养猪业,那还是尽早离开吧,从学徒到成为行家里手,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个过程,没有强大的资金储备做后盾,没有几个人是玩得起的。

生猪价格虽然低迷,但当下并不是入市的最佳时期,不管是对广大养殖户还是对广大商户来说都如此。之所以做出一个这样的判断,是基于以下3个方面的因素:

1.猪肉的需求量仍在地位徘徊

3月份历来是各项消费的低迷期。无论是大宗消费品还是日常生活用品和食品,其消费需求都处一个相对低迷状态。3月份的市场需求是被年前过节预支了的,食品包括猪肉的消费更是如此,被预支的消费额度在整个上半年都是一个恢复状态。

2.大部分养殖户的生猪的处在培育期,而非出栏期

节后一般是生猪培育期,养殖户一般会选择在3月份培育乳猪。这个时期气温转暖,适合培育,成活率高,可以降低成本,因而没有多少猪出栏 ,即使出栏,猪的品质也不是很高。

3.进口猪肉对国内市场的冲击仍在持续

受国际贸易条例的约束,我国每年都要从国外进口大量的猪肉,这对国内市场会造成不小的冲击,在短时期内国内市场还要消费完庞大进口猪肉。

感觉现在还不是入市的最佳时机,现在国家放开了进口国外肉类的进囗,国内的养殖业现阶段无法和国外的养殖业相比,比如在美国一头母猪的出仔率能达到20头,而国内的只能达到15头左右。同时国内的粮食价格也无法和美国相比较。只要国家不*进囗国外的肉类的进口,现阶段国内的生猪肉价格就无法上涨。

社会公德是反映社会文明程度的一面镜子,在今天的中国,社会公德是一面文明镜还是已经成为了变色镜?上公交车拥挤不排队、不让座,乱扔果皮纸屑,在公共场合高声喧哗,上完厕所不冲水,这些事情每个人天天都能遇到;物欲横流,拜金主义泛滥;假冒伪劣、坑蒙拐骗层出不穷;犯罪猖獗,大案要案急剧上升;吸毒贩毒,卖淫嫖娼见惯不怪;见死不救,见利忘义,个体的孤独焦虑、人与人之间的冷漠,也不再是个别现象…凡此种种,说明今天的社会公德,已经不是一面凸显人类精神和时代进步的文明镜,而是一面反映社会问题和人的异化的变色镜!所以,我们不能再陶醉在道德大国的虚幻美梦中了,应该清醒地认识到:我们的道德在滑坡,社会公德已经变色,社会公德建设刻不容缓。要形成良好的社会公德,就必须先找出当今我国社会公德缺失的原因,以期对症下药,有的放矢。一、传统文化弊病:私德与公德中国被人称为礼仪之邦,儒家伦理所倡导的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等品德被视为圭臬,“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入世情怀更是为世人称道,然而这种天下为公的姿态,很容易让人模糊了儒家伦理思想的缺陷,即先私德后公德。一、文明镜与变色镜—当今中国社会公德状况社会公德在今天的中国,是一面文明镜还是已经变成了变色镜?这个问题是与道德“滑坡论”与“爬坡论”的争论密切相关的。“滑坡论”与“爬坡论”曾在改革开放之初产生过激烈的交锋。时至今日,随着社会的进一步发展和人们认识程度的深入,结论比较明晰了,那就是:爬坡论者当初振振有辞的“时间观念、效率意识的加强”、“社会政治的开明”之类的论证,虽然言之凿凿,但并不属于道德领域,而更多的是属于经济领域和政治领域。社会经济的发展与道德的进步没有绝对的正向相关,经济发展了,但我们的道德状况不但在总体上没有进步,而且在某些方面还出现了明显的滑坡。就社会公德领域来看,上公车拥挤不排队、不让座,乱扔果皮纸屑,在公共场合高声喧哗,上完厕所不冲水,这些事情每个人天天都能遇到,已经成为人们的“必修课”。物欲横流,拜金主义泛滥;假冒伪劣、坑蒙拐骗层出不穷;犯罪猖獗,大案要案急骤上升;吸毒贩毒,卖淫嫖娼见惯不怪。见死不救,见利忘义,个体的孤独焦虑、人与人之间的冷漠,也不再是个别现象。凡此种种,难以让人产生道德爬坡之感觉。不久前网上披露的事情则具有更典型的意义:2004年10月11日黑龙江大庆市发生了狗主人威逼人力三轮车夫向小狗下跪磕头的事件;一个月后,11月16日,相同的一幕又在安徽合肥市街头上演:一位出租车司机迫于狗主人的威胁殴打,在瑟瑟寒风中向被撞伤的小狗下跪,直到警察赶来现场才起身,而且合肥市一派出所的处理结果是:向狗下跪的司机赔偿狗主人1000元钱。[1]今天的社会公德,已经不是一面凸显人类精神和时代进步的文明镜,而是一面反映社会问题和人的异化的变色镜!所以,我们不能再陶醉在道德大国的虚幻美梦中无法自拔了,应该清醒地认识到:我们的道德在滑坡,社会公德已经变色,社会公德建设,刻不容缓。要形成良好的社会公德,就必须先找出当今我国社会公德缺失的原因,以期对症下药,有的放矢。二、私德与公德—中国传统文化的弊病中国被人称为礼仪之邦,儒家伦理所倡导的仁、义、礼、智、信,温、良、俭、让等德目被视为圭臬(guīniè[criterion;standard]指圭表,比喻标准,准则和法度;可以据此作出决定或判断的根据 圭臬星经奥,虫篆丹春广。杜甫《八哀诗》适应之说,迄今日学人犹奉为圭臬。鲁迅《人之历史》)。“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入世情怀更是为世人称道。这种天下为公的姿态,很容易使人模糊了儒家伦理的缺陷,即先私德后公德。儒家学说是建立在宗法血缘基础上的学说,在处理私德与公德的关系、建立道德体系时,它是沿着先私后公的路径展开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家”是排在“国”和“天下”之后的。孔子说:“孝弟也者,其为人之本与。(论语?学而)孟子说:“事孰为大?事亲为大。(孟子?离娄上)对于公德而言,私德是本根性的,是至上性的。公德是以私德为基础,从私德中推延而成的。诚如有论者所说,“中国人的基本价值取向是:“同”或者“求同”。基本方法论是:求同再求同,贯通再贯通,肯定再肯定。[2]这固然是对的。但当私德与公德发生了矛盾,而且两者的矛盾不可调和的时候,“求同”无方、“贯通”无路、“肯定”无门而只有“舍鱼而取熊掌”之时,私德就会压倒公德。例如孔子对“其父攘羊,而子证之”的做法提出异议,他说:“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论语?子路)当“其父攘羊”,在父慈子孝与诚实正直之间出现冲突时,一向强调后者的孔子却主张通过“父子相隐”的方式维系父子之间的血缘亲情,从而明确地将家庭私德凌驾于社会公德之上。再看孟子,孟子本来主张“责善,朋友之道也”(孟子?离娄下),然而一遇到父子关系,就变了,他说:“父子之间不责善”(孟子?离娄上),甚至认为:“父子责善,贼恩之大者”(孟子?离娄下)。道德生活中的相互批评固然重要,但一旦涉及到至高无上的血缘亲情,就只有让位了。所以,孟子对舜面对其父杀人的局面,“窃负而逃,遵海滨而处,终身欣然,乐而忘天下”(孟子?尽心上)的做法赞不绝口,在公然地在为徇情枉法、任人唯亲的腐败行为唱赞歌的同时,把公正守法、任人唯贤的社会公德抛诸脑后。这对中国社会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消极影响。这种复杂效应的一个集中表现就是:由于儒家伦理在传统文化中长期占据主导地位,人们在形成高度重视慈孝友悌等家庭私德的伦理传统的同时,往往又流露出相对轻视社会公德的倾向,以致一些基本的公德规范,如诚实守信、公正守法、遵守公共秩序、讲究公共卫生、爱护公共财物等,时常受到漠视。[3]三、集体的理想与个体的虚无—时代背景的局限诚如马克思所说,“人们自觉或不自觉地,归根到底是从他们阶级地位所据的实际关系中—从他们进行生产和交换的经济关系中吸取自己的道德观念。[4]道德是时代的产物,它必然要受到时代的制约;同时,道德的发展又有其自身的独特性,社会公德与老百姓的生活密切相关,这种特点也就相应地体现得更加明显。新中国成立后,我们经历了令许多老人至今深深怀念的“温暖、和谐、单纯、明净”的五六十年代,社会公德大崩溃的“文化大革命”之后,我们进入了向现代化进军的时代。在这样一个时代,我们的经济发展是有目共睹甚至“举世瞩目”的,但社会公德的建设却令人不敢恭维。从过去的极端集体主义到今天的极端个人主义,从过去的道德理想主义到今天的道德虚无主义,我们只是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在这个180度的转弯之后,我们的道德状况却似乎没有太大的进步。在某些方面,甚至还退步了。例如新中国成立后销声匿迹的黄赌毒,今天又死灰复燃,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势。现代化是一把双刃剑。钱是个好东西,经济是不可或缺的;中国人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表现出对自由民主的强烈渴求。但是,经济的发展必然带来道德的进步吗?理性真能给我们带来幸福吗?我们的精神是越来越健全呢,还是相反?卢梭在18世纪提出的对启蒙理性的警惕的质疑日益凸显出他的真知灼见,他那“科学越发展,道德越堕落”的箴言,至今仍回荡在我们耳边,而且还越来越清晰。所以,奥尔加?希尔的一篇形容今天这个时代背景中的都市人的小文章在网上被广泛转载:“我们不断聚敛财富,却逐渐丧失了自我价值;我们话语太多,真爱太少;我们掌握了谋生手段,却不懂得生活的真谛。我们学会了追赶时间,却没学会耐心等待;我们拥有的财富越来越多,道德品质却日益沦丧。我们生产更多的电脑用于存储更多的信息和制造更多的拷贝,而相互的交流与沟通却越来越少。四、传统体制与现代体制—社会体制的真空现代人越来越意识到体制的重要性。好的社会体制可以把坏人变成好人,坏的社会体制可以把好人变成坏人,这已经基本上成为了人们的共识。在奔向现代化的过程中,传统体制遭受了“史无前例”的巨大破坏,但新的合理体制一时有未能建立起来,于是体制上的真空便为道德上的真空大开了方便之门。“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这里的胆大胆小的衡量标准就是对社会公德的破坏。“缺德就能发财”,这在体制不健全的社会里是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改革开放之初的暴发户,有许多就是这样发家的。今天我们所面对诸多问题,例如贫富差距扩大,社会不公加剧,不正当竞争,黑箱操作,等等,它们是导致社会公德缺失的温床。曾经一度引起社会关注的北京“小偷”偷馒头的事件,充分暴露出现有体制存在的问题。一个在北京找工作没有结果的青年,好几天没吃东西,饿得实在没办法的,无奈之下偷了小卖部的几个馒头,被发现后仓皇逃跑,但因为没有力气,没跑几步就晕倒在地,被“当场抓获”。有些自豪的北京人以此立论,大放阙词:看看,这些外地人,多么没素质。他们到我们首都来,严重破坏了祖国的大好形象。对他们,就是要排斥、限制,不让他们踏进京城半步!但是,北京不是北京人的北京,北京是中国人的北京。文萃报曾转载了一篇小文章,题目就是《想做北京人,为何这么难》,从生活歧视、职业歧视、子女受教育歧视等诸多方面勾勒出中国现有体制上存在的问题,[5]这些问题聚焦在社会公正问题上,而社会公正本身就是最大的道德,当代思想巨擘罗尔斯在他的划时代巨著《正义论》中开篇就指出:“正义是社会制度的首要美德,正如真理是思想的首要美德一样。法律与制度无论多么有效率和井然有序,只要它们不正义,就必须被改造或废除。[6]不正义的社会制度为社会公德缺失埋下了无尽的隐患。所以,对于下岗工人聚众赌博、小摊小贩在路旁摆摊设点这样的事情,我们如果无视制度的缺陷,一味地做道德上的批判,摆出一副道德家的姿态,对他们做“正其义不谋其利”、“饿死事小,失礼事大”之类的说教,不说效果甚微,就是面对自己的良心,也觉得羞愧。认真审视从传统体制向现代体制发展过程中留下的真空,脚踏实地地解决问题,这才是根本。五、上帝死了与人死了—信仰的缺席从理论上论证信仰的重要性并..内容来自www.hongzhoufz.com请勿采集。

声明:本网内容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