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白首手起家,怎么在5年内赚到1000万?

www.hongzhoufz.com防采集。

买几片安眠药,让自己睡得深一点,久一点,很快就实现千万富翁了,不用五年,五天也不要

做一个梦就可以了

做做梦,梦里什么都有

我没这么快赚钱的能力,也没经验。

奴役天子 不虐,男主是天子,很痴情,也挺好玩的,女主也挺行的,反正挺好看,实属温情系的。 目前的她,可是近来进出东宫最频繁的人物,三天两头就被召进东宫里,而今天这回已是本月以来第九次太子急召了。 但所谓的急召,也非急事,而是像这会儿这般—— 自个儿光着脚丫子,一身闲散的横卧在孤貂毛毯上,一只手撑着脑袋,毫无敬意的斜瞄着太子。 而太子呢,正卷起袖子,一双灿若星辰的眼睛兴致勃勃的在盘里挑拣荔枝,拣出了一颗瞧起来最大又多汁的,认真的去了壳,剥完壳后见果肉果然厚实,满意地微微展笑,还以为他要送进自个儿口里,谁知他却是伸长手臂往她嘴中喂来。 她也不客气,张口咬下了那一口甜果。 真是美味多汁啊! 荔枝的香甜汁液化在口里后,她忍不住赞叹。 “还要再尝吗?”他笑容满满的询问。 “再来吧!”她胆大包天的答说。 其实,她也不是一开始胆子就这般大的,敢指使太子做事,又不是不要脑袋了,而是这人有怪癖,喜欢伺候人,更有受虐倾向,希望她“碰碰”他,好比扯他的发束,不高兴捏他的手臂……但打死她也不敢再碰他的脸了,那可是未来天子的龙颜,再碰,不知哪回就会死得“适得其所”了。 天子下朝后,午膳时分,满桌子御膳。 一顿饭围着宫女、太监数十人,这阵仗比之在东宫不知大几倍。 高月却吃得食不下咽,再美味的佳肴也味同嚼蜡。 但是,可千万别误会她食不下咽的理由是这个,真正让她食不知肉味的,是面前正在认真挑出鱼刺的人! 瞧着四周宫人脸上无不露出惊惶的表情,她不禁暗暗哀叹。 “皇上,这些让奴才们来做就行了。” “不可。”他努力仔细的挑出了两根鱼刺,非常满意。 “可是您万金之躯怎能做这等事,这折煞奴才们了。” “折煞你们什么?又不是挑给你们吃的!”他驳道,继续挑,继续努力。 “就算您自个儿要吃,也该由奴才们动手才对。” “朕吃的当然由你们动手,但朕的贵妃要吃的,朕就不能假他人之手了。”他将挑好鱼刺的鱼肉放进高月的盘里。 众人瞠目而视,嘴巴开得可以塞进鸡蛋。 他继续由鸡腿里挑出骨头,再将肉细细撕开,刚好一口一块,再度放进高月的盘里。 众人张开的嘴还没来得及合上,就又撑得更开了。 痴相公 男主很可爱,让人萌的不行,女主超精明,很幸福的一家,去看看去看看去看看。。。 内容简介】 玉夏国最大绸缎商罗子缣长女罗缜,自幼随父打理商业,养成精明个性。 十三岁时,更是被无良父亲委以大任,全权接手家族生意,为罗家赚下不尽银钱,始称罗家“摇钱树”。 隔壁良家,鬻药起家,亦为富鼎之户,两家交好,定下姻亲。 但良家长子长至三岁,始知天性痴傻,由此罗、良两家断却交情,良家转迁杭夏国。 十八年后,杭夏国国君亲笔致函玉夏国君,为旗下皇商良德长子向玉夏国皇商罗子缣爱女求婚…… 罗缜绽笑,刚想劝解自己这个火爆脾性的丫头,袖角忽被人扯动。嗯?她低目,沿那只小心万分地扯动自己衣袖一角的笋白长指,缓缓沿移……嗯,衣服的绣工上等,缝工精到……颈上这盘扣不该采用朱红之色……嗯,这张脸,美丽呢……脸? “那个……”脸的主人,睁着乌乌大眼,翘着红红薄唇,“嘻,你真好看……” 被一个比自己好看的人赞好看,似乎是一件值得欣喜的事呢。“你,也很好看。” 何止“好看”,这张脸,这个人,已接近祸水之缘。发若流水,鬓似刀裁,额如美玉,眉若弯墨,目似曜玉,挺鼻朱唇,下颌饱秀,整个人似琼玉琢成,剔透而明艳。良家的大公子,竟是痴而美。可,为何整个万苑城,众口相传的唯有其痴,不闻其美呢?难不成人们对美的渴望,远不及对所谓缺陷的钟爱? “嘻,之心以前没有见过你喔。” 他若不语,谁也不会将这样的绝品归类到“痴儿”列,但仅是一笑,便暴出其与常人不同。一个身高八尺的正常少年,谁会有这样纯稚无邪的笑颜?一旦吐语,更是彰显,成年男子,怎会有这等干净到毫无杂质的声嗓? 良之心依然活得那样简单,每日所思所想,仍是如何讨妻子的喜爱和欢心。为了那最简单的目标,努力长大,努力成长为一个男子,无怪会使精明的娘子倾心以爱…… 世间并非没有真爱,不管你有没有伤过人或被人伤过。伤了,痛了,复了,爱来了,再爱就是。怕的是不敢爱了,便注定伤到永久。有时,自己给自己的伤,远大于外人能给你的。 是夜,罗缜在相公所缂图上,一针一线,绣出如下字句: 吾住一墙东,君住一墙西。 打小自相识,相逢未相知。 一朝为君妇,白首不相离。 世事云诡过,两心契相依。 心如无瑕玉,身似倾城璧。 至纯宛赤子,都云相公痴。 君痴吾亦痴,何妨俱做痴? 一曲痴相公,其间多少意? 曲罢勿羡人,且行且相惜。 还有一个,周玉的兽妃,也许看过了,我很喜欢,可以算得上倾世之恋吧。 内容简介: 以音为剑,以乐为杀 统驭万兽,凤临天下。 却不知引来的不仅是禽兽,还有“人兽” 狼的凶狠,豹的迅猛,老虎的霸气,狐狸的狡猾 这样的男人,这样称霸天下的男人 是命中的劫数还是归宿 烽火连天,红颜飘零 你有帝王权,我有万兽归 试看这天下谁主浮沉 初见时,她在溪涧沐浴,光滑洁白之身被霸道的他一览无遗 暴戾、妖艳的一个男人,睁眼如魔,闭眸似妖 紧钳她下颌,霸道的唇狠狠的吻上她的薄红,肌肤隔着薄薄的衣衫紧贴,就这么火热的禁锢在一起 他喂她服下世间剧毒,低垂魅眸扔下:“要死,你亦同行!” 而她,却只是傲然的回视他嗜血的冷冽,轻轻吐出:“我,不喜欢你!” 薄凉如风,淡雅似水,挑衅这举世独霸的男子,结下这终身不解的缘孽内容来自www.hongzhoufz.com请勿采集。

声明:本网内容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